昔日“金哨”陸俊出獄 接下來出獄的將是足壇“滬上四星”江津 祁宏 李明 申思 明後年陸續出獄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謝亞龍(左)和南勇分別將於2021年、2020年刑滿釋放(未算可能發生的減刑)
  A09版
    9月2日,一代“金哨”陸俊出獄,再次打開了中國足壇反賭掃黑的記憶閘門,陸俊與此前出獄的7個人一樣,選擇低調、迴避、悄無聲息地消失。接下來的幾年裡,陸續會有更多的昔日“大佬”刑滿釋放,而當南勇、謝亞龍兩位前足協巨頭出獄時,勢必還會引發更大關註。目前沒有出獄的反賭落馬者,除了幾位相對年輕的前職業球員,剩下的人大多年過半百,出獄時幾近花甲。數年甚至十餘年的牢獄之災,可以讓這些“黑哨”、貪官思考完人生,而他們出獄能為社會或者中國足球帶來的也只有回憶、警示以及茶餘飯後的談資。遠離人們視線,也許是這些足壇大佬唯一的選擇,但話說回來,這又談何容易?
    接下來是誰?
    “滬上四星”明後年陸續出獄
    在陸俊出獄前,呂東、許宏濤、尤可為、範廣鳴、陳宏、高健,還有陸俊的“黑哨”同行周偉新一共7人已經出獄。當年在足壇反賭掃黑風暴中落網了幾十人,目前還有20人左右在服刑。“第一金哨加黑哨”陸俊出獄都引發如此關註,那麼當謝亞龍、南勇、楊一民、張建強、蔚少輝等前足協高官出獄時,一定會引起更大反響。
    按照當時審判的刑期,接下來出獄的將是江津、祁宏、李明和申思4名前上海球員,前三人將於明年10月份左右出獄,申思在2016年4月出獄。這幾名當年叱吒中國足壇的足球明星都是在末代甲A最後一戰中“落馬”的,也是為數不多的職業球員。
    其中,為中國男足歷史性闖進2002年韓日世界杯立下頭功的祁宏最令人唏噓,只能說“交友不慎”毀了他。就連範志毅在接受採訪時都連聲長嘆:“祁宏,你們大家都瞭解,絕對是個好孩子,老實著呢。走到這一步,就是一時昏了頭,唉。”
    南勇、楊一民和蔚少輝三名前足協高官將在2020年釋放,前足協掌門人謝亞龍2021年3月釋放。
    刑期最長的是前中國福特寶足球產業發展公司法人代表、總經理邵文忠,他被判15年刑期,將於2025年11月刑滿釋放(以上均未算可能發生的減刑,據瞭解,楊一民已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被減刑8個月)。
    他們在做什麼?
    做生意或者偷偷“涉足”
    大多數入獄的前足球界人士都被終身禁足,出獄後可能輾轉生意場,但更大可能是“頤養天年”,終身隱匿。除了關註反賭風暴中涉案和落網的官員、裁判及球員等,其實更應該關註他們的生活。
    有知情人稱,陸俊出獄後將自己經營公司,更早出獄的前中國足協官員範廣鳴也選擇了自己做生意,他們在入獄前都有相當豐富的經驗和廣泛深厚的人脈。其他一些早已釋放或者宣判時就回家的人也大多選擇了做生意,其中一位當年的涉案球員目前海鮮生意做得很不錯,他踢球時一年收入只有20萬左右,現在年凈收入超過200萬。
    也有些被禁足的人依然在幕後偷偷從事和足球有關的工作,不過中國足協很難查到確鑿的證據。有媒體透露,有一人做著變相的足球管理工作,還有一人在足球俱樂部工作,還有人做了“隱身經紀人”,這些人一旦解禁馬上可以走到台前。
    去年9月8日的全運會U20男足半決賽中,範廣鳴與朋友去現場觀看了比賽,與老朋友交流時他的氣色還不錯。目前還在獄中的足協前女子部主任張建強計划著把自己積累多年的足球經驗落於筆端,為中國女足寫一個發展規劃,最終結果尚不得而知。
    ■揭秘
    陸俊為何比龔建平刑期短
    同是“黑哨”,陸俊要比當年的龔建平幸運得多。很多人不禁納悶,為什麼陸俊受賄金額比龔建平多,刑期卻少?
    2002年中國足壇第一次打黑風暴,龔建平是唯一落馬的“黑哨”,他的受賄金額是10萬元。2004年7月,龔建平病逝,有人說他是獄中憋屈致死。
    相比2003年受賄不足40萬元被判有期徒刑10年的龔建平,陸俊受賄數額更大,為何卻只有5年半刑期?相關律師解釋:“2003年受審的龔建平是以‘受賄罪’被起訴的,當時刑法中並無國家工作人員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的區別,直到2006年最高法院才補充了附加解釋,區分了這兩種受賄罪的區別。陸俊刑期確實在規定之內,考慮陸俊積極配合調查,積極退賠等情節,在法律規定的幅度內從輕處罰,也符合常理。”
    有圈內人士透露,陸俊與龔建平私交相當不錯,兩人曾在多場比賽中出任主裁和邊裁,配合默契。龔建平去世時,陸俊曾語氣低沉地表示:“不方便說什麼。”
    ■評論
    陸俊出獄引發關註的背後
    陸俊出獄,並沒有像之前的“黑哨”周偉新、足協官員範廣鳴刑滿釋放時那樣無人問津,而是引發公眾廣泛關註,這給他回歸社會過普通人生活增添了心理壓力和負擔。而這關註的背後實質上更多的是公眾對中國足球現狀和監獄減刑的焦慮。既然是有期徒刑,那麼必定有出獄回歸社會的一天,然而要以平常心看待反賭落馬者出獄,卻不是一件容易事。
    中國足球在經過反賭掃黑戰鬥後,並沒有隨之崛起,相反國家隊成績不斷下滑,國足何時能夠出線成為所有人的疑問。另一方面,在陸俊入獄後,中國足球裁判沒有走出“壞裁判”的陰影,中國足球裁判的公信力坍塌,壓力增加,而收入減少,導致中國足球裁判難以走出惡性循環,業務能力在逐步下滑。從這個角度說,陸俊出獄引發關註,實質上凸顯的是公眾對中國足球萎靡不振和中國足球裁判隊伍萎縮的焦慮。
    從司法層面說,近年來,一些官員和富商通過權錢交易,達到減刑等提前出獄的目的。很多對足球不是太感興趣的人關註陸俊出獄,其實主要就是擔心陸俊是不是通過權錢交易或者造假手段實現了提前出獄。而從司法系統公開的資料來看,陸俊提前出獄完全符合相關規定,並不存在造假等情況,靠的是陸俊個人的認真改造提前出獄。從這個角度說,陸俊符合提前出獄規定但仍引起關註,實質上反映了公眾對當下減刑等提前出獄存在問題的不滿和焦慮。
    可以說,像陸俊這樣的人提前出獄何時不再引起公眾關註,就說明那時中國的足球搞上去了,中國的司法公信力重新贏得了民眾的信任。可到這一步,中國足球和中國司法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綜合)
    本組稿件除署名外 本報記者 郭雍皓
    “昔日‘金哨’陸俊出獄”續
  (原標題:江津 祁宏 李明 申思 明後年陸續出獄)
創作者介紹

裝潢公司

ik34ikpuk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