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陽曲鄭家寨的尹玉林老人恐怕沒有想到,直至2012年10月6日她在家中因肺部與世長辭,她也沒能為六十多年前所蒙受的巨大恥辱討到說法,而要將憤怒和遺憾一直帶到地下。這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被日本軍隊強徵為“性奴隸”的受害者,從1992年開始公開其“性奴隸”身份,勇敢站出來揭露侵華日軍犯下的滔天罪行,希望得到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賠償,然而,20年過去了,這一天並沒有等來。
  尹玉林不過是那個時代被日軍強徵或誘迫的幾十萬亞洲“性奴隸”中的一個。在日本對亞洲國家實施侵略的過程中,大量中國、韓國、朝鮮、菲律賓、新加坡等國的無辜女性淪為日軍的“性奴隸”,日軍還將這種為侵略士兵提供性服務的行為制度化。為掩飾其罪行,日軍將這些“性奴隸”稱作為“隨軍慰安婦”,戰時在各地建立了無數“慰安所”,供侵略者發泄獸欲,這不僅給這些萬千亞洲女性造成了慘無人道的肉體傷害,而且給她們的心靈帶來了終生難消的沉沉隱痛,很多人至死也不願向人提起自己曾經受到的非人待遇和羞恥經歷。
  日本的戰時“慰安婦”制度,是極其嚴重的反人類罪行,也是人類過去歷史中的一個巨大污點。戰後的東京審判雖然對慰安婦制度進行了譴責,但由於當時歷史環境制約,這一問題長期沒有得到足夠重視。近些年來,隨著各種歷史資料的發掘,以及不少被迫充當“性奴隸”的幸存者的現身揭露,數十年前那些無辜女性的血淚,才一點點觸目驚心地展現在世人面前。
  不正義的歷史必須予以聲討,反人類的罪行必須進行反省。進入新世紀以來,在受害者及其國家以及其他人士的共同努力下,全世界逐漸認識這一問題的惡劣性。歐洲議會以及美國、加拿大、荷蘭、韓國、菲律賓等國的議會,近年先後通過議案,譴責日本在二戰期間強徵亞洲其他國家婦女充當日軍“慰安婦”,要求日本政府正式就“慰安婦”問題道歉,並對受害者及其家屬給予經濟賠償。
  然而,日本政府在此問題上,一直語焉不詳、態度反覆。雖然在1993年8月4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曾經承認日軍在二戰期間強徵慰安婦,但“河野談話”在日本國內屢遭否定。比較典型的是,2007年2月18日,時任日本外務大臣麻生太郎,以及2007年3月1日,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均曾表示,當年日軍“強迫亞洲婦女充當慰安婦”之說“缺乏證據”。去年5月,日本維新會黨首兼大阪市長橋下徹,竟然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公開宣稱“慰安婦”是戰爭年代的必要制度,這番言論在全球各地遭到了普遍譴責。
  罪行就是罪行,不是靠否定就能掩蓋的。近日,中國吉林省新公佈的日本侵華檔案,再次擺出鐵證,無可辯駁地以事實證明瞭包括強徵“性奴隸”在內的種種日本侵華罪行。檔案顯示,凡是有日軍的地方,無論是在中國還是東南亞都有慰安所的存在;還顯示日本在侵略南京前夕,日方情報曾報告這座城市人口在100萬以上,有力反駁了日本有人否認南京大屠殺、堅持南京戰前人口20萬之說。
  歷史真相不容抹殺。在對過往歷史的認定方面,日本政府不僅沒有表現出應有的誠意和決心,反而相比以往還有倒退。特別是安倍晉三政權前年底當政以來,日本政府高官和政治人物,頻頻在歷史問題上“失言”,比如安倍晉三本人提出“侵略”定義沒有定論、副首相麻生太郎則聲稱日本政府應以納粹政權為榜樣推進修憲,等等。這是對亞洲受害國和受害者的再次傷害,也顯露了日本政府在處理國家間關係和推進國際正義方面,嚴重缺乏國際責任感,其心態和做法足以稱得上膚淺無良。
  正義沒有時間限制,在越來越多的證據面前,日本政府和日本政治精英應當拿出令人信服的政治良心,痛下決心承認歷史罪過,向受害者表達歉疚,而該賠償的損失則需賠償。時至今日,日本政府和首腦還沒有對強徵中國女性充當“性奴隸”的歷史,說過一句道歉和謝罪的話,那些已在地下的無辜受者們,仍在等著來自日本的一聲致歉。
  梨夢舟(北京學者)  (原標題:聲討遲到的正義:“性奴隸”問題不容迴避)
創作者介紹

裝潢公司

ik34ikpuk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